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亮点聚焦 > 研究 | 爱克莱特:客户600万元预付款“去哪儿了” 独董系合作方或难独立

研究 | 爱克莱特:客户600万元预付款“去哪儿了” 独董系合作方或难独立

2020-07-31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深圳爱克莱特科技

深圳爱克莱特科技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近年来,国内LED技术水平基本成熟,在以物联网为基础的智慧城市建设中,LED照明凭藉其独特的节能性、环保性,因而备受瞩目。近期,深圳爱克莱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克莱特”)物联网应用销售中心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市场推广交流活动,以全面升级发展战略、力拓物联网应用市场。此番“抢滩”物联网蓝海的爱克莱特,是“未雨绸缪”还是“姗姗来迟”?尚未可知。

然而,反观其身后,爱克莱特却隐含一系列问题。其三版招股书之间,存在诸多财务数据前后“矛盾”的异象,其信息披露或存“硬伤”。同时,爱克莱特与多名前五大客户之间采销数据“对不上”,交易真实性存疑。而令人困惑的是,其客户预付超600万元的货款,爱克莱特的预收款项名单中却不见“踪影”。雪上加霜的是,其独立董事与子公司签订产学研合作协议,并在该子公司产学研合作单位任职,或难勤勉尽责。

 

一、财务数据频频“变脸”,信披违规or涉嫌造假?

“团结、诚信、竞争、热爱”,是爱克莱特的企业文化的一部分。但是,在其招股书的信息披露中,却出现了财务数据多处前后“矛盾”的异象,其信批质量或该“打个问号”。

据签署日为2019年10月21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年,深圳市宏泰信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泰信”)系爱克莱特第一大供应商,爱克莱特对其的采购金额为2,094.74万元。

据签署日为2019年5月20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年5月招股书”),2016年,爱克莱特对宏泰信的采购金额为2,094.64万元。

据签署日为2020年7月20日的最新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年,深圳市尚邦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邦五金”)系爱克莱特第五大供应商,爱克莱特对其的采购金额为1,776.06万元。

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7年,爱克莱特对尚邦五金的采购金额却为1,749.5万元。

即招股书披露其2017年对尚邦五金的采购额比2019年5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多出26.56万元;爱克莱特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其2016年对宏泰信的采购金额,比2019年5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多出0.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尚邦五金、宏泰信不仅为爱克莱特的供应商,且均受爱克莱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谢明武的表弟肖扬所控制,系爱克莱特的重要利益相关方(以下简称“重要利益方”)。

不仅与重要利益方的采购额惊现“打架”,不同签署日的招股书之间,爱克莱特的外协加工金额也“大变样”,三年内累计差额超千万元。

据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的外协加工金额分别为514.36万元、1,108.97万元、1,377.45万元。

但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的外协加工金额却分别为491.74万元、769.93万元、611.59万元。

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2016-2018年外协加工金额,较之2019年5月招股书分别多出22.62万元、339.04万元、765.86万元。

问题远未结束,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的销售单价或也经历了一番“大变脸”。

据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智能控制系统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977.7元/套、2,253.84元/套、2,472.05元/套;点光源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5.76元/个、14.19元/个、17.18元/个;洗墙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63.64元/条、169.94元/条、164.27元/条;线条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87.3元/条、92.52元/条、93.38元/条;投光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59.35元/套、170.66元/套、270.2元/套。

但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智能控制系统的平均单价却分别为2,350.36元/套、2,222.49元/套、2,265.71元/套。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372.66元/套、多出31.35元/套、多出206.34元/套。

同期,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点光源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5.76元/个、13.33元/个、16.67元/个;即2017-2018年,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多出0.86元/个、0.51元/个。

同期,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洗墙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70.67元/条、170.44元/条、163.03元/条;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7.03元/条、少了0.5元/条、多出1.24元/条。

同期,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线条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89.48元/条、93.05元/条、93.24元/条;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2.18元/条、少了0.53元/条、多出0.14元/条。

同期,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投光灯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70.73元/套、171.41元/套、273.07元/套;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11.38元/套、0.75元/套、2.87元/套。

1.png

而数据前后矛盾的情况不止一处,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的产量及销量也双双“大换血”。

据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点光源的产量分别为647.42万个、2,000.12万个、2,609.42万个;线条灯及洗墙灯的产量分别为132.79万条、197.31万条、215.14万条;智能控制系统的产量分别为1.03万套、2.09万套、3.29万套;投光灯的产量分别为8.96万套、20.67万套、25.77万套。

但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点光源的产量分别为677.33万个、2,137.28万个、2,574.41万个;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29.91万个、少了137.16万个、多出35.01万个。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线条灯及洗墙灯的产量分别为138.68万条、202.1万条、195.81万条;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5.89万条、少了4.79万条、多出19.33万条。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智能控制系统的产量分别为1.07万套、2.09万套、2.71万套;即2016年及2018年,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0.04万套、多出0.58万套。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投光灯的产量分别为9.15万套、21.07万套、22.23万套;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0.19万套、少了0.4万套、多出3.54万套。

1.png

而销量方面,据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点光源的销量分别为575.11万个、1,612.08万个、2,541.32万个,线条灯及洗墙灯的销量分别为114.06万条、169.13万条、210.88万条,智能控制系统的销量分别为0.74万套、1.58万套、2.8万套,投光灯的销量分别为7.53万套、20.68万套、26万套。

但据2019年5月招股书,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点光源的销量分别为575.39万个、1,717.06万个、2,620.03万个;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少了0.28万个、104.98万个、78.71万个。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线条灯及洗墙灯的销量分别为110.66万条、168.37万条、211.76万条;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多出3.4万条、多出0.76万条、少了0.88万条。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智能控制系统的销量分别为0.62万套、1.6万套、3.05万套;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多出0.12万套、少了0.02万套、少了0.25万套。

2016-2018年,爱克莱特主要产品投光灯的销量分别为7.03万套、20.59万套、25.73万套;即招股书及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较之分别多出0.5万套、0.09万套、0.27万套。

1.png

此外,据招股书、2019年10月招股书及2019年5月招股书,会计政策及重要会计估计变更、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财务数据前后“矛盾”的现象产生影响。

但爱克莱特数据“打架”的疑云远未散去,其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二、销售数据与客户“打架”,客户预付超600万元款项“去哪儿了”

作为多家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的核心供应商之一,爱克莱特认为其具有丰富的客户积累。换个角度来说,爱克莱特与其诸多客户之间的交易因此愈发“透明”。

据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利亚德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亚德照明”)分别系爱克莱特第二大、第一大、第四大、第一大客户,爱克莱特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461.91万元、3,425.74万元、4,621.79万元、8,083.99万元。

据利亚德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亚德”)2019年报,利亚德照明系利亚德的全资子公司,在利亚德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

但据利亚德创业板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募集说明书,2019年上半年,爱克莱特系利亚德的第五大供应商,利亚德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金额为7,356.1万元。也就是说,在利亚德照明系利亚德合并范围内的情形之下,2019年上半年,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其对利亚德子公司利亚德照明的销售额,比利亚德披露的其对爱克莱特采购额还多,差额为727.89万元,令人费解。

无独有偶,据2019年10月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豪尔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尔赛”)分别系爱克莱特的第三大、第二大客户,爱克莱特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159.01万元、4,996.28万元。

但据豪尔赛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爱克莱特分别系豪尔赛第一大、第三大供应商,豪尔赛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035.14万元、2,005.53万元。即2019年10月招股书所披露的销售额较之豪尔赛披露的数据,分别少了-876.13万元、多出2,990.75万元。

据招股书,2017年,上海罗曼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曼股份”)系爱克莱特第四大客户,爱克莱特对其的销售金额为2,638.09万元。

但据罗曼股份年报,2017年,爱克莱特系罗曼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罗曼股份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金额为2,651.87万元;即招股书披露的销售额较之少了13.78万元。

据招股书,2018年,北京良业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业环境”)系爱克莱特第二大客户,爱克莱特对其的销售金额为6,241.9万元。

据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水源”)2020年度第三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2017年,碧水源收购良业环境,良业环境成为碧水源子公司。2018年,爱克莱特系碧水源第四大供应商,碧水源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额为4,718.68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据招股书,爱克莱特对前五客户的交易数据按同一控制下合并计算,也就是说,爱克莱特对良业环境的销售额6,241.9万元,即系其对良业环境母公司碧水源的合并销售额。而2018年,招股书披露的爱克莱特对碧水源子公司良业环境的销售额,较之同期碧水源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额多出1,523.22万元。

据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年,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空”)系爱克莱特第四大客户,爱克莱特对其的销售金额为910.9万元。

但据新时空招股书,2016年,新时空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金额为729.49万元。即2016年,2019年10月招股书披露的爱克莱特对新时空的销售额,较之上述数据多出181.41万元。

1.png

另外,据新时空招股书,2017年,爱克莱特系新时空第四大供应商,新时空对爱克莱特的采购金额为2,894.54万元。

据招股书,2017年,爱克莱特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利亚德照明、深圳市名家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龙腾照明集团有限公司、罗曼股份、中铁三局集团电务工程有限公司,爱克莱特对上述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425.74万元、3,284.37万元、2,665.61万元、2,638.09万元、2,484.41万元。

由上述情形可见,2017年,新时空招股书披露其对爱克莱特2,894.54万元的采购额,比同期爱克莱特对第三大客户的销售金额还多,但爱克莱特前大五客户名单并无新时空的“踪影”,令人费解。

除此之外,据武汉金东方智能景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东方智”)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爱克莱特系金东方智第一大预付款项对象,金东方智对爱克莱特的预付款项余额为673.25万元。

据2019年10月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爱克莱特的预收款项前五名客户分别为福建省长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光正光曜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恒明星照明有限公司、江苏托普照明有限公司、四川金典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爱克莱特对上述五名客户的预收款项余额分别为262.18万元、253.44万元、219.73万元、191.13万元、177.95万元。而其中,却并未见同期金东方智预付予爱克莱特的673.25万元的“踪影”,令人匪夷所思。

据招股书、利亚德创业板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募集说明书、豪尔赛招股书、罗曼股份年报、碧水源2020年度第三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新时空招股书及金东方智半年报,会计政策及重要会计估计变更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采销数据“打架”现象产生影响。

采销数据多处“对不上”,爱克莱特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又如何?尚未可知。但在信披方面,爱克莱特亟待解答的疑问不仅如此。

 

三、独董与子公司系“合作关系”,或难勤勉尽责

事实上,关于独立董事在外兼职单位的情况,爱克莱特“欲遮欲掩”,涉嫌信披违规。

据招股书,深圳意科莱照明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科莱”)系爱克莱特全资子公司。

据意科莱官网,意科莱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半导体照明实验室副主任钱可元教授,签订了产学研合作协议,以实现产、学、研一体化和成果快速转化。

据招股书,钱可元,2018年9月起担任爱克莱特独立董事一职;自2001年10月至今,仍在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信息学部任职。

据2019年10月招股书,2016年,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系爱克莱特第十大预付款项单位,爱克莱特对其的预付款项余额为10万元,采购项目为技术开发费。

据证监发[2001]102号文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是指不在公司担任除董事外的其他职务,并与其所受聘的上市公司及其主要股东不存在可能妨碍其进行独立客观判断的关系的董事;独立董事对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负有诚信与勤勉义务,应当独立履行职责,不受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与上市公司存在利害关系的单位或个人的影响。

而独董钱可元,在爱克莱特子公司意科莱的产学研合作单位——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半导体照明实验室担任副主任一职,且报告期内爱克莱特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存在技术开发费的“往来”,钱可元作为独立董事或难保持“独立”。

财务数据“异象”丛生,独董独立性存疑或难勤勉尽责等问题接踵而至,此番上市,等待爱克莱特的或将是资本市场的严峻考验。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